《金粉》原著晚香好日子不过非要跑,正确认识

 行业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30 09:45

本文由【深情解读】原创出品,抄袭必究!

晚香是《金粉世家》原著里大少爷金凤举的姨太太,出身青楼,长相一般,唯一的优势就是年轻。

在我看来,能遇到金凤举,将她赎出来,还她自由,还给了她姨太太的名分,已经算不错了。至少不愁吃穿,不用看别人的脸色,也不用被“老鸨”克扣工资,总得来说,人生已经上了一个高度。

但晚香这个女子,野心太大了,过了几天豪门好日子,就开始不满足了。姨太太的名分已经不能满足她的理想,想要跟凤举闹一闹,甚至想将大少奶奶吴佩芳挤走,自己扶正当太太。这个想法,实在太不知所谓,别说凤举不答应,就连她的亲妈都看不下去。

她母亲道:“你别想啊!我看干妈说的那话有些靠不住。你在这儿有吃有穿,有人伺候,用不着伺候人,这不比小班里强吗?金大爷没丢下钱,也不要紧,只要他家里肯拿出钱来,就是他周年半载回来,也不要紧。将来你要是生下一男半女,他金家能说不是自己的孩子吗?”

晚香皱眉道:“你别说了,说得颠三倒四,全部对劲。你以为嫁给金大爷,这就算有吃有喝,快活一辈子吗?那可是受一辈子的罪。明天就是办到儿孙满堂,还是人家的姨奶奶,到哪儿去,也没有面子。”

她母亲道:“别那样说啊,像咱这样的人家,要想攀这样的大亲戚,那除非望那一辈子。人就是这样没有足,嫁了大爷,又嫌不是正的。你想,人家做那样的大官,还能到咱们家里来娶你去做太太吗?”

晚香道:“你为什么老帮着人家说话,一点儿也不替我想一想呢?”

她母亲道:“并不是我帮着人家说话,咱们自己打一打算盘,也应该这样。”

晚香母亲都比她看得通透多了,知道自己的出身,家底都不好,就应该切合实际,实现一定程度的理想,就该知足,否则,只会自寻烦恼。

可是晚香根本看不透这一层,也不想想当初,跟着干妈一起在青楼的时候,每天等着客人来,没有傍到大款,连基本生活都无法满足。赚到一点钱,大部分都给干妈李大娘克扣了去。那日子简直就苦不堪言。

凤举本来没打算娶窑姐,只不过朋友们个个起哄,又说晚香如何的好,凤举撇不开面子,又觉得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实在可怜,才瞒着家里,瞒着妻子娶了回来。

不仅娶了,而且还另立门户,租了一间房子,装修豪华,摆设样样齐全,俨然一个小公馆。

晚香的吃穿用度,每一样都堪比太太,光那件名贵灰鼠大衣,已经价值500大洋,在那个年代,已经很昂贵了,佩芳结婚的钻戒才值500呢。

客观地说,凤举对待晚香,没有对不住的地方。担心她吃佩芳的亏,在戏园子里撞见了,赶紧拉她走,免得双方引起冲突。

凤举一心护着晚香,可她却不识好歹,认为凤举瞧不起她,说她无用。于是,两个人吵了起来,闹了四五天别扭都没有和好。

凤举冒着被老婆骂的风险,去找晚香,祈求和好,不料又被晚香赶出来。

于是凤举两头受气,心生感慨,靠喝酒解闷。喝醉了的凤举,被父亲金铨发现,痛骂一顿,扬言要撤掉他外交官的职务和其他闲职,让他独立更生。

幸而凤举人脉广,人缘好,有上司曾次长说情,才保住了职位,还帮他争取来了去上海办理外交案件的机会,办得好那就等于升职。

凤举是个重情义的男人,临走前都想着晚香,要给他留生活费,无奈被佩芳算计了一下,不留时间给他去跟晚香告别,也不许他托朋友给钱给晚香。

但凤举到底还是放心不下晚香,托了燕西照顾她,另外又交代好友刘宝善每个星期给一百大洋晚香当生活费,写信叮嘱朋友们关照她。

男人能做到这样的情分,已经很不错了。

凤举写信告诉晚香,叮嘱她别乱跑出去玩,毕竟身份尴尬,被“老熟客”见到了,不仅丢了她的面子,也丢凤举和金家的面子。既然嫁给了凤举,就要注意身份。

这样的叮嘱,完全是没问题的,但晚香性格太泼辣,当着媒人朱逸士的面,撕了信,还把和凤举的合照摔烂,撕碎。

朱逸士又惊又气,跑到燕西这里告状,说晚香这样闹下去不是办法,得留神,免得闹出笑话。

结果,两个人还在商量着对策的时候,晚香亲自跑到金府来借钱,大家都知道,燕西是空有少爷的头衔,实则囊中羞涩,根本给不出两百块。

朱逸士猜出晚香有猫腻,阻止燕西借给她,将她骂走了。没想到,当天晚香就联合亲妈和两个兄弟,将小公馆席卷一空,带走了所有值钱的物件,只留下带不动的木器家具。

晚香逃跑了,放着好好的豪门姨太太不做,非要胡闹。

看来,人家都说biao子无情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凤举一心一意对待晚香,尽自己的能力去给她想要的生活,她还不满足,心比天高,却不看看自己的出身和背景。

女人正确认识自己,才能过好人生。

晚香一心想当正太太,这无可厚非,哪个女人不想明媒正娶,当正经老婆呢,这样的理想是值得肯定的。

但是,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。婚姻无论在哪个年代,都要讲究门当户对,权力、家底、地位、金钱都会成为考量的因素,豪门婚姻更是利益的交换。

大少奶奶吴佩芳,父亲是科甲出身,地位尊贵,而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,能言善辩,识文断字,女红刺绣样样精通,理财交际,能力没得挑。

凤举能娶到佩芳,那是如虎添翼,在家能管理家庭,在外能帮助他算账,豪门公子娶媳妇,哪一样不是考量过的?

二少奶奶程慧厂,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,自己有钱有事业,坚持女性独立,经常为女子学校募捐,赢得全家的尊重和支持。

三少奶奶王玉芬,家族更大了,王家的势力在北京城可见一斑,办一个寿宴,光戏班子就唱几天的戏。

也就清秋是反面教材,寒门高嫁,结果混不下去,离婚了。人家清秋还是才华横溢的女学生,要学问有学问,要样貌有样貌,可在豪门大族里,结局又怎么样呢?光有爱情又如何,还不是一样支撑不下去,被逼到离婚的地步。

晚香呢,别说跟其他三位千金少奶奶比,就是比清秋,也不配。大字不识一个,样貌也不是很漂亮,出身又不好,还是青楼里的窑姐,凤举能不嫌弃,顶着极大的压力和阻力,娶回来当姨太太,已经很有情有义了。

一个成熟男人再爱你,他也要考虑婚姻成本,毕竟婚姻不比恋爱,恋爱可以只考虑开心满足就好,可婚姻还要考虑各方面因素。他能提供锦衣玉食的生活给你,你能回报什么给他呢?

作为一个女人,也要正视自己的身份,地位,出身,正确认识自己,看待自己,不做能力够不着的事。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,做再多无谓的挣扎,也是徒劳。

并不是教女人认命,而是告诉你,人想要活得好,要靠智慧,没有足够的智慧、觉悟和能力,那就很难过好这一生。

-end-

作者:新面纱,【深情解读】栏目作者,专注于探讨婚姻、两性话题,左手带娃,右手写稿。